迷失时刻

正是在那最黑暗的片刻,我们方可见得自己最真实的模样。

18.10.3

致......


我们大可以拒绝落泪

看梦醒来,看云散去

却并不能不独自哭泣


我们大可以狂欢天明

抛出理想,远远奔跑

却并不能不独自离席


月亮可以划过天空

伴随夕阳沉沉落下

我们大可以等待星辰

风却定会拂过耳际


18.7.9

巨幕


酒杯搭成尖塔——

易碎!塔顶

云彩并不闪光 降下:

酒液滴入泥土

渗出黑色、腐烂、别无他物。


肥沃之上长出作物,

惊讶的、健康的绿

混合阳光与黑土。

可它只贡献了

曲折的影子和垂枝;沉重

同样地难以承受。


河流冲刷地面

带来风 带走风;

但是雾会搁浅

火把的余烬固执地爆裂

指着来路……

泡沫漂浮远去

留下高大的、纯白的骸骨,

撕咬着的流沙。


一瓢河水足以致幻 醉眼里?

堤岸泥草的干涸

烟熏黑乔木

狂乱舞蹈的星空平滑无比

映出塔下、幻梦深

空洞瞳仁正仰望。

17.4.29

沉默不语的天空

随手涂抹的风声

缓缓流淌的日光


世界浅浅吟唱

明丽婉转

旋律低回空透

应和亘古的等待


从未改变的姿态

是俯视 抑或是仰视?

温暖的喧嚣氤氲般消逝

留下永恒、月落、泪的海


于是便哭泣么?

它守候的并不是易朽的神明

而是无垠的存在;

也并不感叹于命运的弄潮儿

只与他分享静谧的天籁


当你 当我 当起伏的音点醒来

不曾闪烁 不再熄灭

世界从未因我们而变动分毫

却又如此必然地孕育 生长

被我们的眼 我们的心


毋须歌唱与咆哮——

“我们来到哪里 那里便是春天...

18.3.1 决裂

我不背叛我的竖琴
却背叛了我的眼睛
夜色匆匆悄然降临
吾魂便在苟求平静

远处火光冉冉升起
是用生灵燃起荆棘 (是用欢乐唤起刺激)
血雾是那刺鼻气息 (嬉笑是那腐臭气息)
痛苦呼喊灼烧记忆 (无边空虚吞噬回忆)
——转瞬我已忘记
——一切多么卑鄙!

所以我要呐喊
所以我要激昂
化作小小牛虻
叮在孱弱灵魂之上!

释然矫作姿的情调
松去旧空谈的玄妙
且将火烧的荆棘找到
往时沉眠权当一笑!

18.2.21

情诗一首

当一切天真情话都已说尽了
我的人生是否只剩下虚伪造作?
不,不是的;
''咿呀的唇间是未知的咒语,
随手的涂画照见心灵的痕迹,
光滑的沉默将作最长久的陪伴——''
别,别笑我;
笑着对生活吧 在灿烂的剧场里
它缄默着 ,待得比谁都长久呢。

17.12.25

嘘...听灵感那细微的鼾声
瞧见那小孩深沉的睡眠
我也入眠了 那么安详 那么平静

*******************************

在这个圣诞之夜

黄金般的弦乐是必将结束的狂欢
霓虹的闪烁是浪子街头温柔的泪
独处的清冷震颤我心
没有星星 没有月 没有光
没有永恒的平静抚慰悲情

那么舞罢!
旋转 流浪 吟唱 激扬!
这个夜没有人应当沉默
我们都做了客人 天地之间
是水晶 玻璃 宴会嘈杂的明亮反光
是我们不曾得到 不曾失去的希望

这潮啊 这狂欢与沉睡的呼号
我们又能受的几成?
这梦啊 这火热而迷乱的天堂
又可以失去几次?
来罢 欢愉 我需要你的美酒
来罢 寂寞 我不畏你的鞭笞
面对生活 西西弗斯 我有你的勇...

1 / 3

© 夜之眼 | Powered by LOFTER